公司新闻
·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美国自由贸易的“红白脸”
2017-01-13 15:4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特朗普胜选后如约首秀。比起紧张的金融市场,美国的外迁工厂或许要接到特朗普送出的“巨额罚单”了。不过,反对自由贸易的特朗普也遭遇了自己人的“反叛”,提名国务卿首次公开表态 “不反对TPP”和特朗普唱起反调。这究竟是直抒胸臆,还是配合总统上演美国自由贸易的“红白脸”引发外界强烈关注。
    
    边境税来了?
    
    临近就职,美国候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当地时间1月11日举行胜选后的首场记者会。250多名记者围绕黑客、美俄关系、医改、边境修墙等诸多问题与特朗普来往过招。
    
    针对传言已久的高额边境税,特朗普似乎并没有开玩笑。特朗普重申,如果企业把密西根州、俄亥俄州工人开除后将空调或汽车生产线搬到墨西哥或其他地方,然后再把产品卖回美国将面临庞大的边境税。他提到,目前有高达9600万人想工作却找不到。
    
    特朗普近来连发多条推特,宣称如果美国企业在海外设厂,将产品回销美国将施行高额“边境税”。他警告的对象包括联合科技、通用汽车、福特汽车和日本丰田汽车等多家企业。
    
    鉴于并没有透露太多关于“边境税”的细节,很多专家都表示,目前还不清楚特朗普所谓的“边境税”究竟是指关税还是别的税。特朗普曾表示,有些企业关掉国内的工厂,辞退美国工人,而转去海外开设新工厂,这样的企业应该缴纳35%的税,或者他们回销美国的商品应该被征收35%的关税。
    
    单靠特朗普是否真的能对美国公司征收进口税?答案是否定的。根据宪法,税法是由国会撰写的,联邦政府增税的权力也是由众议院代表控制的。税法是由财政部和国内收入署执行的。不过,单靠特朗普也许真的可以征收关税。但他将会面临法律障碍。因为关税也和税收一样属于增税手段,需要由众议院通过。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刁大明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边境税”并不是没有可能,高边境税确实能够产生效果,符合特朗普回流本土产业的目标,同时出于提振国内经济的考虑,在国会也有获得通过的合理解释,国会有配合的余地,只要这个税在一定的警戒线之内,不会对产业造成重要影响,同时符合法律框架。
    
    特朗普在推特中暗示了他支持以提振出口为目的来征收企业税,而这正是众议院共和党所倡导的做法。众议院发言人瑞安也支持这样的做法。
    
    这一做法被称做“边境适应性计划”,它的目的是通过提振出口来促进美国制造业发展。在瑞安提出的方案中,企业出口无需附税,但也无法从应纳税收入中扣除进口成本。倡议者说,如果这一方案正式立法,就能为美国吸引更多投资,促使制造企业在美国国内保持或增设工厂,并避免企业离开美国。
    
    国务卿TPP唱反调
    
    去年11月,特朗普曾宣布入主白宫后的“百日新政”,其中包括上任第一天将签署退出跨太平洋(5.100, -0.06, -1.16%)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意向声明。特朗普在竞选中也多次抨击TPP将“摧毁”美国制造业,承诺当选后不再签署大型区域贸易协定,而是注重一对一的双边贸易协定谈判。
    
    “边境税”饱受争议之时,特朗普的自己人在TPP问题上也唱起了反调。当地时间1月11日,被特朗普提名担任国务卿的蒂勒森出席参议院听证会并接受质询。
    
    蒂勒森表示,他并不反对TPP,不过特朗普存在的一些顾虑他也有。具体而言,蒂勒森质疑该协议是否能最好地服务于美国的所有利益,蒂勒森还表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可能需要重新审视,因为世界已经改变了。
    
    刁大明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在TPP问题上,蒂勒森与特朗普唱反调并不意外。在特朗普的内阁中,对TPP向来存在不同的声音。包括副总统提名人彭斯、商务部长提名人罗斯对自由贸易都持开放态度,而作为前埃克森美孚CEO,大企业出身的蒂勒森对国际贸易的包容更加可以理解。这也可以视为特朗普并非绝对的贸易保护主义者,他的贸易政策并没有非黑即白的绝对性,前提是符合美国利益。
    
    “TPP成为美国大选的众矢之的,一方面可能由于这是奥巴马的政治遗产,另一方面TPP可能存在多个版本,即使被废除,也不能排除未来特朗普推出更加符合美国利益的新版亚太自由贸易协议。”刁大明进一步解释道。
    
    当初被提名出任国务卿时,蒂勒森以往与俄罗斯政商两界的密切关系就被外界关注。舆论普遍认为,提名蒂勒森反映出特朗普执意改善美俄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蒂勒森还指责俄干涉美国大选的行为“令人不安”。这与日前特朗普本人在这一问题上立场180度大转弯前后呼应,或许预示着特朗普政府改善美俄关系的行动将是有限度的,其前提是符合美国利益。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蒂勒森也表达了和特朗普不同的观点。对此,蒂勒森表示,气候变化的风险确实存在,后果可能足够严重,“我认为重要的是,美国应保留应对气候变化威胁的对话桌上的席位。气候变化威胁需要全球共同应对,没有一个国家能独自解决这个问题”。
    
    贸易团队谋转型
    
    贸易是特朗普竞选的核心主题,他曾承诺上任后退出TPP、就北美自贸协定重新谈判、对进行不公平贸易的国家征收惩罚性关税。特朗普会否兑现这些竞选承诺、其贸易决策机制是否有效都备受关注。
    
    特朗普1月3日宣布提名里根政府时期贸易官员罗伯特·莱特希泽出任美国贸易代表一职,至此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团队已初步成型。
    
    在提名美国贸易代表人选之前,过去几周特朗普的过渡团队已宣布设立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和国际谈判特别代表的新职位,并透露将给予商务部更大贸易政策制定权。种种迹象显示,特朗普正对美国过去50多年的贸易政策架构进行大幅改革。
    
    刁大明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曾说:“此前莱特海策很少出现在特朗普的竞选活动中,因此他很有可能来自特朗普圈中人介绍,而非内核。但专业性极强,意味着未来贸易代表很有可能更多负责执行层面的实务工作,真正参与决策的力度会减弱。”
    
    根据美国政府部门的传统分工,上世纪60年代起设立的美国贸易代表负责制定和协调所有政府部门的总体贸易政策。但美国《国会山》日报网站日前发表文章认为,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制定权似乎正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转向其精选的少数“亲信”,主要是商务部长提名人选威尔伯·罗斯和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提名人选彼得·纳瓦罗。
    
    芝加哥全球事务学会高级研究员菲尔·莱维认为,从特朗普目前宣布的政策架构来看,美国贸易代表的政策影响力将排在罗斯与纳瓦罗之后,未来美国贸易代表要赢得海外贸易伙伴的尊重和信任将变得非常困难。
    
 
上一篇:菲今年或发生政治不稳定事件
下一篇:今年国际贸易形势严峻 但中国有信心应对